美丽电厂
功果桥水电站:古渡的幸福支点
 

     

  在位于旧州的功果桥电站营地大门外,一块巨石上印着鲜红的“能源于水、有容乃大”标语,仿佛在将水电工程带给这座千年古渡的变化娓娓道来。

  景观工程

  提起混凝土重力坝,往往容易给人臃肿的“胖墩”形象,而如今坐落在功果桥电站的重力坝,却“瘦”得让人印象深刻。在溢洪坝段下游面结合处,一条向河道下游延伸的挡墙,宛如一个优美的逗号,这便是功果桥建设者颇为自豪的“逗号台”。

  在苗尾•功果桥建管局成立伊始,澜沧江公司就立志要改变水电站“傻、大、笨、粗”的形象,把这座电站建成景观工程。为实现这个目标,当然需要不菲的资金支持,但为了防止后期二次设计和重复制造,设计者们还必须想方设法省钱,力求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,并保证花出去的钱都不能浪费。

  为此,设计者们千方百计从火工库、道路、桥梁、公路建设中省出费用,用于植被恢复、绿化和增殖放流站建设。 据统计,截至今年6月,澜沧江公司环保投资已达8000万元,共恢复植被142万平方米,种植乔木灌木1.47万棵。值得一提的是,20余株古树也搬了新家,如今矗立在旧州乡的营地里,既方便大家悉心照看,也为营地洒下一片绿荫。

  一条沿江公路绿色经济带,加上苗尾、功果桥两座绿色电站,功果桥、苗尾桥、永保桥等六座大桥纵横交错,集“发电、旅游、航运”为一体的多功能绿色电站建设全面推进,已建成的沿江公路上,呈现出一条碧翠如茵,花红草绿,鸟鸣蝉唱的和谐自然景观长廓。

  自开工以来,澜沧江公司共建成沿江公路120多公里,大小桥梁69座。2008年,永保大桥和功果大桥重建通车;2009年,120公里的花旧公路建成通车,原本6个小时的路程,迅速缩短为不到两个小时。功果桥镇的核桃、梨等经济林果销往大理、永平和保山等地的通道,从此变成一路坦途。

  全国最大鱼类增殖站

  “筑大坝、建电站,江里的鱼怎么办啊?”电站建设之初,周边的老百姓都有这样的疑问。为保护珍稀濒危鱼类的种群延续、补充鱼类资源,维护澜沧江水生生物多样性,澜沧江公司特别投资建设了苗尾•功果桥鱼类增殖站,它是国内首创养殖水零排放、室外循环水养殖的鱼类增殖站。

  据苗尾•功果桥鱼类增殖站站长刘跃天介绍,苗尾•功果桥鱼类增殖站占地34亩,总投资2500万元,是全国已建和已投入运行规模最大的鱼类增殖站。“功果桥位于澜沧江中上游和中下游的关节点,建大坝的过程中,鱼类的生存环境会受到影响,”刘跃天说,“鱼类增殖站可以使回游的影响降到最低,对补充和恢复天然水域鱼类资源起到重要作用”。

  2011年1月,功果桥鱼类增殖站建成,目前已采集到的鱼类有20种,数量超过1000多尾,按计划,未来每年将放流包括光唇裂腹鱼、澜沧裂腹鱼、灰裂腹鱼在内的33万尾鱼苗。

  目前,华能澜沧江公司已经建好糯扎渡和功果桥两个鱼类增殖站,此外,黄登•大华桥和乌弄龙•里底的两个鱼类增殖站也正在规划中。

  古镇新颜

  功果桥水电站因功果桥而得名,而功果桥之所在,又是功果村。这个曾经在抗战期间名扬四海的小村庄,在后来的岁月里,逐渐成为沧桑的代名词,古旧、斑驳地躲在深山里。由于功果桥水电站的建设,这里已逐渐发展成一个繁华的小镇,正在焕发前所未有的生机。

  “晴天一身灰、雨天一身泥”,这就是过去功果桥镇交通状况的真实写照。如今,当记者走在为电站建设的花旧公路上,迎面而来的功果桥镇小青年骑着摩托车在平坦的柏油路上飞驰,头发被风吹到脑后,脸上洋溢着自得其乐的神情。

  当晚记者住在一家私人老板开办的酒店里,这里硬件设施齐全,不亚于城里的三星级酒店。从大堂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,能见到老板的别致小院,粉墙画壁、庭院深深、几拢翠竹婆娑摇曳,好一个清雅的所在。

  何春云是个地道的农民,2002年,他在功果桥镇如今最为繁华的崇沧路上买下一块地,本想盖间小楼自己住。2007年功果桥电站筹建开始后,他看着从这个镇子里进进出出的人们,发现了商机,决定建一座酒店。如今,他的酒店服务员一个月可以领到近2000元的工资。有了本钱的何春云,又在功果桥镇开了一个砂石料厂,专门为电站移民点的建设提供砂石料。此外加上他经营茶山的钱,何春云每年的经济收入就有120多万元。

  功果桥水电站建设以来,这里已经陆续建起了酒店、超市、发廊、餐馆,建设队伍日常所需供应一应俱全,电站的建设催生了一批像何春云一样的农民企业家。

  如今的古镇,私家车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。街边商铺林立,餐馆打出炫目的“海稍鱼”招牌吸引顾客,农贸市场人声鼎沸,色泽鲜艳的瓜果蔬菜、水产品在这里交易。而自功果桥电站筹建以来,电站也已经累计向云龙县缴纳税金超过1亿元。

  幸福移民

  说起白族人,总少不了 “大瓦房、空腔腔”的形容。这是指对白族人来说,即使节衣缩食,也要倾其所有建造舒适的住宅。在功果桥镇,为当地老百姓称道的,还有一条移民街。

  2007年,功果桥建设正式拉开序幕的同时,澜沧江公司支持移民及新农村建设的承诺也开始兑现。澜沧江公司与地方政府一道,充分尊重当地习俗,请来专业的建筑设计人员,承袭大理白族建筑艺术风格,实行统一规划和建设。如今,走进功果桥镇的移民街,一座座白墙青瓦、飞檐串角的小楼林立两旁,鸟语花香、流水淙淙,与蓝天青山相映生辉,一派祥和的景象让人过目难忘。

  王坤明是苗尾·功果桥水电工程建设管理局的驾驶员,也是一位电站移民。他对移民的态度也经历了从抵触到感恩的转变过程。“开始叫我搬的时候,心里是老大不愿意的。”他说,“后来搬了,有了比较,觉得还是搬了好”。“在我记忆中,我们村遭遇两次严重的泥石流,第一次发生在80年代,那时村里死了20多个人,第二次是在1996年,整个村被泥石流覆盖,损失惨重,村民都想搬到安全的地方,可是没这个能力”。

  随着功果桥水电站开始建设,原来功果村的村民集体搬迁到20公里以外的旧州村。王坤明告诉记者,这次移民搬迁,他家得了30多万的补偿,盖起了3层小楼。以前村里没有卫生院和学校,那时最怕生病,孩子上学要到4公里外的花鱼洞村,而现在卫生院和学校就在家门口,非常方便。

  此外,澜沧江公司还安排491万元,用于援建8所希望小学、农村卫生室和文化室,以及资助当地寒门学子继续学业和劳动力就业培训。

  “新建电站千秋业,功德泽民富万年。果成名就铸丰碑,桥牵两路赢发展。”这首当地人大代表参观功果桥后有感而发的诗词,也由衷道出了当地百姓的心声。

 
<address id='PlHdRX'><option></option></address><q id='wUoljEF'><sup></sup></q><samp id='JdNxOhZ'><del></del></samp>
<fieldset id='VA'><label></label></fieldset><sup id='ljTC'><bgsound></bgsound></sup><u id='ZmxQPIYe'><var></var></u>
    <acronym id='bHbpgNrc'><u></u></acronym><dfn id='FT'><comment></comment></dfn>
    <label id='DcH'><big></big></label>
    <ol id='EsYv'><bdo></bdo></ol><kbd id='vjEeq'><strike></strike></kbd><q id='rwXxj'><em></em></q>
      <dir id='Ff'><option></option></dir><ol id='QbZex'><blink></blink></ol><span id='EQ'><person></person></span>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